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168章人生路漫长,有得也有失(完)(1 / 2)





  “呀!喝啊啊!!!”

  踩在奥杜因的头上,蓝斯拿着龙祸武士刀疯狂的劈砍着,刺捅着。

  虽然她有药水可以补充,但是其余叁人已是强弩之末,可奥杜因仍旧没有见到明显的颓势。

  与其保守着最终面临己方被拖垮的风险,还不如趁她自己也还有余力时奋力一搏。

  所以在双方僵持不下时,蓝斯不再躲闪奥杜因的它头颅,反而直接冲刺跳了上去。

  然后在早有准备的情况下,在奥杜因甩头之前抓住了它头部的鳞片保持平衡,右手握着龙祸不断地为它造成伤害。

  要害部分被频繁攻击,奥杜因的防御慢慢消化四人的算计落空,节奏也被打断。

  它只能放弃下方对它造成不算太大伤害的另外叁个,专心致志的想要将这个最烦人的龙裔弄下来搞死。

  “吼!卑鄙的龙裔!”

  “约尔!”

  在奥杜因煽动翅膀身体悬空时,蓝斯立刻再次接上龙魂撕裂,使得奥杜因气到爆炸却也无济于事。

  而站在它头上的蓝斯看似占据主动,但也支撑不了多久了,抓着龙鳞的左手心已经被龙鳞深深嵌入血肉模糊,挥舞龙祸的右手也有些发颤脱力。

  可是即便如此,奥杜因的伤口仍旧在愈合。

  咬了咬牙,蓝斯从背后伸出触手,触手迅速扩张分裂,将奥杜因包围捆绑,有的还顺着它的头颅与肚子探入它的体内。

  “呃啊啊啊!!!”

  随着力量源源不断的涌入,嗜血,黑暗与疯狂占据着她的内心,使得企图对抗压制得她,不仅没有获得力量的快意,反而十分的痛苦。

  并非身体上的痛,而是心理与精神上的折磨。

  “哼哈哈哈哈哈……呵呵呵……”

  “吼哦……唔吼……”

  很快,她便彻底压制不住了,伴随着奥杜因带着无力与痛苦的呻吟,蓝斯反而从大笑到诡异的低笑。

  在配合着她身体悬空,为触手腾地方的姿态,让另外叁人震撼又惊愣的站在原地傻傻地仰望着。

  “祖…安斯拉德!祖尼斯尼斯布兰!吼吼——”

  没过多久,奥杜因怒吼着龙语,将捆着它队伍触手撑开许多,却也是强弩之末。

  很快它便再次被触手捆的严严实实倒在了地上,彻底失去了生息。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低笑的蓝斯转为更加疯狂的狂笑,她诡异中透露着玩味的视线移向在场的另外叁人。

  触手放开已无作用的奥杜因,快速向叁人刺去。

  叁人此刻才回过神迅速防御抵抗或躲避,但又很快,触手突然顿住。

  因为龙裔之血起了作用,随着奥杜因的尸体泛起金色光芒,龙魂被她蓝斯吸收,她恢复了一丝理智。

  “快走……离远些唔啊啊啊……”

  她拼命的试图收回触手,龙裔之血与魔神力量在她体内抗衡着,她只来得及让叁人快走,便再次失去了意识。

  不过这次她没有再发狂,而是触手慢慢的收回了体内,她的身体重重地冲半空中砸落,彻底失去了意识。。。

  蓝斯做了很长的梦,有身在地球时的场景,也有身在上古大陆的场景。

  梦境中,关于地球的回忆不再是仇恨,愧疚与悔恨,也有幸福,快乐与自在。

  关于上古大陆的回忆也不会再只是温馨,也有无奈,抉择与憾事。

  ‘龙裔,凡事都有得有失,有喜有乐,不要只沉沦在好或坏的一面,有好有坏,有失有得才是真正的人生……’

  随着空灵庄严的声音,她随着梦境沉浮的心境变得平和,前世今生交织的梦境也转换为她来到上古大陆后的一些过往。

  确实有好有坏,有温情也有残酷,有快乐也有悲伤,有失也有得。

  这也代表着她彻底真正的融入这里,不再执着于前世的种种,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既然已经回不去了,开始了新的人生,那确实应该放下了。

  前世惨死的父母与同伴,可以偶尔怀念,却不要再去执着,执着于自己的无能,执着于如果怎么怎么样,就不会发生那种惨剧

  过去的就过去吧。

  “唔……”

  随着蓝斯心情变得平和与释然,她空落的身体有了实感,睁开眼,先是觉得刺眼,后本能的抬手去挡,这才慢慢看清周遭。

  “你醒了,还好吗?”

  有些混沌的脑袋听到询问声,她本能的转头看去,葛拉斯有些防备却也很关心的蹲在不远处望着她。

  而其身后便是奥杜因的尸体,看来之前混混沌沌抵抗魔神力量之时感受到的不是幻觉,奥杜因真死了。

  “没事了,我现在很好。”独自支撑身体坐起,她冲着葛拉斯淡定一笑,“一切都结束了。”

  她仍旧可以感受到体内那触手魔神的力量,只不过已完全被压制,当她不再执着于曾经的黑暗与残酷,它的影响力自然而然就弱了下去。

  也不知在梦里点拨她的是谁?

  是这个世界的神明,还是将她拉过来改造成龙裔的那个存在?

  不管怎样,只要她以后因战斗,心底嗜血弑杀的情绪涌动时,尽量不去动用触手,那么触手魔神的力量便基本不会影响到她了。

  “是啊,结束了,这么久了,终于结束了……”

  不知蓝斯一语双关的葛拉斯闻言转头看向奥杜因,眼中有着释然与怀念,也不知想起的那位因奥杜因而亡的同伴,是否与跟蓝斯做爱时怀恋的是同一人。

  是作为赏金猎人的本性,也是想要确认奥杜因是真的死透了,蓝斯在其余叁人心绪复杂有喜有悲时,她起身走过去开始拿出剔骨刀与匕首采集龙鳞与龙骨。

  作为万龙之首,奥杜因的龙鳞与龙骨也没啥特别的,也就是大了许多仅此而已。

  这让她想到了地球上的一句话。

  无论人生前再怎么厉害,死后也最终会成为一捧骨灰罢了。

  放在奥杜因身上就是死后也只是一具尸体,因为有她在,最终白骨都剩不下,还要被打造成武器装备。

  没有再过多停留,将奥杜因拆分收进魔法戒,蓝斯便叁言两语的与叁人告别,向着之前进来的谷中走去。

  “他们会在朔尔神殿永远传唱这场战斗,而你的命运在别处。”

  苏恩望着走来的蓝斯,竟是露出了笑容,“没想到朔尔会为了你亲自现身,并嘱咐我直接送你回去。”

  “朔尔?他……”蓝斯愣了一下,随后想到了什么。

  原来在梦中点拨她的是那位朔尔吗……

  “看来你已经见过了,准备好离开了吗?你作为英雄与强者,我相信在你阳寿走到尽头后,我们还会再见的。”

  “但愿吧。”蓝斯无法保证。

  毕竟身为异世灵魂的她,即便被改变成诺德人,却也不知道死后能不能入诺德人的‘编制’。

  “作为你间接帮松嘉德解决麻烦的谢礼,我将送你一个龙吼。”

  伴随着身体的失重感与苏恩的话语,蓝斯脑中多了一些信息。

  是一个名为,英雄龙魂圣胎的龙吼,是个强大到近乎无敌的龙吼。

  想必也是那个朔尔的意思吧,可即便有时限,但对方也太信得过她了点,也不怕滥用力量为非作歹?

  毕竟人是会变的,曾经的性格记忆与过往也代表不了未来同样如此,只不过她确实不会滥用罢了。

  眼前一黑又一亮,当身体失重感消失,眼前的场景让她有些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