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正文 【册母为后】(32)(2 / 2)


李阙摆摆手,「朕都说了,这些朝政之事,咱们在朝廷上讨论,现在在宫里

,咱们该放松就放松。太尉啊,军国大事固然重要,这适当放松也是人之常情嘛」。

陈颖被李阙一番抢话弄得无可奈何,但面对至高无上的君主,也只能点头作

受教状。

「是吧,不然这样吧,朕赏你几个美女,让你带回家好好享受一番如何」。

李阙笑了起来,转头搂着李烟笼亲了一口,「烟妃,朕还记得你那飞鸾殿倒

是有几个宫女长得还算端正,不知可否割爱啊?」。

李烟笼见李阙在外人面前对自己如此亲昵和尊重,又是羞怯又是幸福,甜蜜

蜜地微笑道:「但凭陛下作主」。

李阙见她那迷人的风情,又是沉迷,大手忍不住滑向姑姑白皙柔软的小腹,

一边对陈颖挥手道:「那就这么定了,陈颖你就先回府吧。你放心,美女朕过会

儿让人给你送去,今晚保证有你享福的。哈哈哈」。

事已至此,陈颖虽然心存忧虑,但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毕竟他今天来的任务

也算达成,也就不再强求,这就告辞回府了。

陈颖一走,李阙就一把横抱起李烟笼,大殿内立刻又传出肉欲的娇喘……下

午在养心殿和烟妃温柔缠绵,又叫来十几个高句丽国王进献的宫女跳起别有风情

的朝鲜舞蹈。

一阵花天胡地过后,李阙想起昨日没在母亲那儿留宿,于是今晚便到了未央

宫。

李阙带着几分酒意,苏月心穿着一件墨绿色散花锦纱衣,脸上略施粉黛,带

着几丝倦意,看上去已经等了儿子一天。

那纱衣下掩盖着一对巍峨乳峰直插云霄,峰顶紫色大乳晕隐隐浮现,李阙爱

煞,搂住母亲隔着纱衣就放肆地揉捏起这对他最爱的美乳。

苏月心娇吟颤颤,李阙抚弄一阵,待得母亲下面开始狂流水之后便提枪上马

,抱住苏月心饱满的肉臀大肆插干,然后在母亲皇后的阴道最深处射出浓浓的精

液。

「太美了,娘,真想死在您这娇软的肚皮上」。

射精过后的李阙舒爽之际,抱着母亲说着情话,这具丰腴的女体就好像他最

好的床一样,陷在这乳波臀山之中他总能进入最香甜的梦乡。

可这时头顶上却传来一阵抽泣之声,李阙这才惊觉,竟是母亲在流泪。

李阙这才发觉今日的苏月心有些不对劲,往常欢好时美母的浪叫总是他最好

的兴奋剂,这回却很沉寂。

于是他连忙起身,双手捧住苏月心端丽冠绝的脸蛋,轻轻拭去上面的泪水,

心疼地问道:「怎么了娘,可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快和阙儿说说」。

苏月心杏眼通红,低声说道:「阙儿……娘……娘怀孕了……」。

「什么」。

李阙如遭雷击,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可是我的孩子?」。

「你」。

苏月心一瞪儿子,又羞又恼:「除了你这个小畜生,还有谁能把亲娘弄怀孕」。

李阙这才意识到说错了话,却也不以为意,而是沉浸在狂喜之中。

登上皇位后,他就已经把和美母皇后「造人」

的计划提上了日程,希望能够尽快和母亲有一个爱的结晶,毕竟这样才能让

他们的母子之爱完成最高的升华。

可没想到,计划还没开始,就已经实现了!不过仔细想来倒也合理,以母子

二人这段时间的交合频率来看,苏月心不怀孕那才叫奇怪。

「我要当爹了!我要当爹了」。

此时李阙已经手舞足蹈起来,他欣喜若狂,原地握住拳头转了两三圈,发泄

似的大吼了几声。

然后才重新坐下紧紧搂住苏月心狂吻,这个即将给他诞下子嗣的女人,他的

亲生母亲,也会是给他繁衍后代的功臣。

「娘,这是大喜事啊,我要昭告全宫,不,全天下来欢庆这个喜事,您怎么

却不开心的样子?」。

狂喜了一阵子,李阙渐渐平复了下来,这才疑惑地问道。

「娘是个不要脸的女人,勾引自己的儿子,竟然还要给他生孩子……呜呜…

…天下人会怎么看我,我又怎么对得起大梁朝的列祖列宗啊」。

苏月心又哽咽了,她这一生也只怀过李阙一子,却没想到在这个年龄怀上了

自己儿子的孩子。

苏月心虽然贵为皇后,但她毕竟也只是个女人,此时心理情绪难免会出现巨

大的波动,而这种情绪她也只能向儿子释放了。

「娘,你说什么胡话呢!朕已经是一国之主,是真命天子,朕的话就代表着

天意,全天下又有谁敢悖逆!朕迎娶母亲,是天经地义,您能这么快怀孕,更是

天佑的结果,表明上苍也对我们母子的结合表示支持,您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李阙心知,母亲此时并不需要什么安慰,她只需要一些借口和理由,让她心

中能对这母子乱伦的结果找到正当的解释,便自然能够走出来。

女人的这种小心思他还是有几分了解的。

果然,李阙这番话正说到点上,苏月心的脸色登时好看了不少,也停止抽泣

,但还是有些担忧地说道:「阙儿,娘会不会拖累了你。你本可成为一代明君,

却要为我承担这些指责,娘真替你担心呐」。

李阙顿时笑了起来,伸出手轻轻摩擦着母亲额角的一丝浅浅的鱼尾纹,宠溺

地说道:「哎呀我的好娘亲,你只管乖乖替我生孩子,给我养孩子,这些事情何

须您来操心!要知道,天下的百姓们只管我能不能让他们吃饱饭,我是不是肏了

自己娘亲又有多少人真的在乎呢?」。

「呸!瞧你这话说的」。

苏月心打掉儿子的手,语气已经轻快了起来。

「嘿嘿,若是以后有机会,我还要鼓励所有人让自己的娘生娃呢」。

「噗哧」。

苏月心见儿子说得认真,也是忍俊不禁,按着李阙的脑袋骂道:「不知廉耻

的昏君」。

李阙总算把母亲弄乐了,这才把大手按在了母亲柔软的腹部上,放佛已经能

够感受到其中生命的律动一样:「娘,你什么时候发现的啊?」。

「红潮都两个月没来了,再加上近日时常头晕畏寒,想到你这小坏蛋这几个

月都缠着娘,便起了疑心,叫来太医一查才知道」。

苏月心道。

「啊」。

此时李阙才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叫起来:「那我们这段时间还频繁行房,岂不

是置胎儿于险地!娘你也真是的,刚才怎么不和我说」。

「哼,刚才,刚才你那牛劲一起来,娘说什么你也听不进去啊」。

苏月心不满道。

「哎,也怪我,见到娘的身子就什么都忘了」。

李阙略显担忧道。

「得了,别太担心。太医刚才诊出来是胎儿状态良好,我们今后注意便是」。

苏月心给儿子服了一剂安魂汤。

李阙于是松了一口气,转念一想这段时间恐怕是不能与母亲行房了,顿时又

成了苦瓜脸。

苏月心岂会不知道儿子在想什么,掐着他的胳膊笑骂道:「小坏蛋,宫里那

么多女人给你玩,还缺一个娘亲啊」。

「唉,娘你又不是不知,孩儿最迷恋的还是您」。

「就会说些好听话」。

苏月心嘴上嗔怪,心里却很是受用,眼角含笑,分外美艳。

「娘,你说你这肚子,好像也看不出来变大了呢」。

李阙摸着苏月心弹性光滑的肚皮比较着。

「着什么急啊,再过一段时间我可就要变成大肚婆了,到时候看你还爱的起

来吗」。

「爱,怎么不爱」。

李阙只觉得苏月心怀孕后在原来的万种风情之上又多添了一层迷人的母性,

更让他心痒难耐,忍不住又抱住苏月心躺倒在床上。

「啊!住手啦,刚才还说会伤到孩子呢」。

「娘,我实在忍不住,就摸摸蹭蹭,绝对不进去」。

「小坏蛋……啊…………嗯……嗯……」。

「娘,您的奶子果然变更大了呢,抓都抓不住了」。

「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奶水呢,我可期待得很啊」。

「啊……别吸,现在哪有奶水啊!就是有那是给孩子吃的,你抢什么」。

夜色沉沉,未央宫内母子二人的打情骂俏声却一直久久回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