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正文 【册母为后】(32)(1 / 2)



【册母为后】(月心怀孕,乳汁盛宴)。

作者:雨夜独醉。

2018年9月4日。

【第三十二章】。

转眼间,离李阙登基已经过去了十几日。

深秋时节,京城已是一片凉意。

城里的富贵人家大多已经点起了暖炉,家境没那么殷实的也总能添置几件预

备过冬的棉衣。

至于最穷的那些百姓,也只能希冀这个冬天将没那么寒冷,而能勉强熬过去。

可在这皇宫之内,却无一丝秋的冷色调,反倒是充斥着浓浓的春意。

无处不在的铜鎏金炉飘着缕缕松香,熏得人面红又昏沉。

年轻的,整个东方最有权势的帝王的宫殿内歌舞无休,成群的只披着半透明

轻纱的绝色宫女们来往盛送着美酒与瓜果。

在这脂香粉腻,莺莺燕燕之中,却是皇帝身边紧依偎的那几位绝色美妇最是

动人,娇痴哼吟之际总能让他开怀大笑,兴起之时则当场抱住这些美妇人施恩雨

露。

正所谓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饶是李阙向来性格沉稳,却毕竟年少,初登大宝,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总归免不了沉湎其中。

可这就急坏了大臣们,他们可还眼巴巴地等着开第一次朝会呢。

尽管如此,又没有一人敢去打扰新皇寻欢作乐,只得指望着他面前的红人,

太尉陈颖能提醒一二。

陈颖倒也去见了李阙好几次,可要不然就是被李阙不耐烦地敷衍几句打发走

,要不然就干脆见也不见,搞得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但是随着全国各地密探传来的一些不好的消息,结合京城里铺天盖地的流言

,陈颖越发感觉到了背上的压力。

对于他来说,帮助李阙登上皇位只是第一步,如果李阙坐不稳这个皇位,他

目前所获得的一切即刻就会烟消云散,因此他明白必须要请出李阙稳定住大局了。

于是这日陈颖又进宫求见皇帝,他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说动李阙。

宫门外下了轿子,陈颖脚步平稳地往养心殿走去,心里正捣鼓着等下怎么劝

说皇帝,这边迎面却来了一座轿子。

陈颖倒还没留神,轿子里的人先跟他打了招呼「陈太尉,又要进宫见皇上呐?」。

陈颖转头一看,只见一张美轮美奂的脸蛋从轿子里探出来,正是丞相夫人董

丽华。

她穿着一件嫣红的深衣,倾斜身子之际顿时露出那深不可测的乳沟,沿着这

沟壑隐隐还能看到那对紧贴在一起的丰满豪硕巨乳。

陈颖无论怎样也做不到把眼光从那缝隙之中移开,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想起那

日在丞相府见到的惊艳春光。

董丽华见陈颖一时时态,不但没有恼怒,反而刻意抖了抖胸脯,那山峦便更

如崩塌一般摇动起来。

陈颖这才惊觉,登时满脸通红。

他随口应付几句董丽华,便慌忙离去了。

而董丽华呢,像是满意自己胸部的诱惑力一样,坐回轿子里玉手轻轻环绕着

双峰摩擦着,心想要是皇帝都如这陈太尉一般迷恋自己就好了。

那样的话自己恐怕已经被封为妃子,再也不用回府受那老不死的鸟气。

想到自己的丈夫董修竹,董丽华就满心不屑。

原来这十几天来,李阙隔两天就要把董丽华叫进宫里淫乐。

而且往往是下午的时候进宫,第二天早上才回府,几番下来,就算是傻子都

知道皇上对这位丞相夫人做了些什么。

甚至有好几次,董丽华回府时亵裤都还湿漉漉的,沾满了皇帝的「宠爱」。

董修竹感觉到自己头上那顶无形的绿绿的帽子,自然是怒不可遏,他不敢对

董丽华打骂,只得把她赶到最偏远的厢房睡,撤除了一切下人,使她每日在府内

如同软禁一般。

想到这里,董丽华又夹紧了自己大腿,感受到那敏感私处放佛还带着温润的

皇帝的阳精,就感觉像是李阙的大手在抚摸着自己的嫩穴一样,不知不觉竟又流

出水来。

她多希望能一直待在年轻有力的皇帝身边,享受无尽的荣华富贵与激情的性

爱!而就在董丽华回家的当口上,相府却正有两位意外来客。

「此仇不报,我董修竹枉为人也」。

只听「哐当」

一声,一盏茶杯被狠狠地摔碎,董修竹怒发冲冠地对旁边一位年轻男子嚷道

,花白的胡子剧烈地抖动着。

而这位相貌不凡的年轻人,正是此前秘密进京的南州少帅扶飞鹏。

「董丞相,要说起这仇来,我可比你更深哩」。

又一个声音从边上传来,顺着声音望去,这人是个壮年的孔武大汉,再仔细

一瞧面容,竟是南都王铜虎!原来扶飞鹏与李羌勾结的计划失败后仍不死心,暗

访之前在京城留下的几个老部将,希望能够先下手为强,免得李阙坐稳皇位以后

再实施报复。

可没想到虽然李阙册母为后的举动迎来极大的争议,可远远还不到激起叛乱

的地步,因此他的拜访一次次吃到闭门羹。

正当他心灰意冷之时,却传出了李阙进一步册封大元帅闵柔为贵妃一事,扶

飞鹏敏锐地察觉到这给他带来了一个天赐盟友,那就是南都王铜虎!果然,联系

上铜虎以后二人一拍即合,铜虎无法忍受爱妻被夺的痛苦,下定决心要报复李阙。

然而二人勾结一起后,发觉他俩都是武将出身,在密谋这种事情上总觉得缺

少点什么,这时铜虎又打听到董丽华与李阙的暧昧关系,便与扶飞鹏一起来求见

董修竹,希望能在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丞相身上打开突破口。

「南都王的遭遇,老夫也已听说。李阙这个小畜生真是荒淫之际,连为他浴

血奋战的大元帅都不肯放过,我们又怎么能放这种昏君统治江山」。

董修竹作出愤愤不平状。

「既然如此,那么丞相是答应我们的计划了?」。

扶飞鹏不放心地问道。

「少帅放心,我们三人如今都已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若我和南都王不反,以

李阙的心性也决不会让我们两人好过。也只有拼个鱼死网破了」。

「董丞相,得你相助,我这心里的石头才总算是落了地啊!有你在朝中作为

接应,我们的大业何愁不成」。

扶飞鹏此刻脸上才露出了喜色:「请二位放心,若此事功成,我一定不会亏

待你们。不但属于你们的女人会让你们重新占有,嘿嘿,皇帝那个不要脸的娘,

也想请二位尝尝」。

扶飞鹏和铜虎对视一眼,想到苏月心那绝色妖娆的丰熟美肉,全都不自觉地

咽了一口口水。

饶是那方面早已不行的董修竹,心里闪过皇后娘娘的容貌,也有几分想要重

振雄风的错觉,哪怕只是过过手瘾也好啊。

于是乎,三人心头的干劲都放佛更足了。

而另一边,陈颖也已经到了养心殿外,正在门口候着,可此时他的表情却略

显尴尬,原来大殿里面传来的淫声浪语一刻不停地钻入他的耳朵里。

「啊……啊……皇上,轻点……轻点……受不了了……」。

「姑姑……你的小穴真是太紧了,玩起来爽的都要飞起来了……」。

「小坏蛋……啊啊……抱紧我……人家要来了……」。

陈颖听得面红耳赤,此时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汗珠儿一粒一粒往下掉。

在度日如年中,终于听到一句「太尉大人,皇上请您进去了」。

他这才长舒一口气,重新整了整衣裳进殿。

一进门,一股浓烈的性爱的气息就扑面而来,陈颖见到皇帝精神抖擞的坐在

龙椅上,身边李烟笼衣裳凌乱,满面桃花,紧紧依偎着李阙,任谁也能看出她脸

上的满足与幸福。

天啊,这还是那个一向素雅恬静的长公主殿下吗?陈颖心中暗暗咂舌,这种

长期禁欲的熟女一旦被解放,散发出的春情真是让人倾倒。

「皇上~」。

陈颖正想开口,没想到李阙先打断了他。

「陈颖啊,你想说什么朕知道。这十几日朕确实是放纵了些,这样吧,后天

咱们就开第一次朝会,你回去准备准备,看到时候递个什么折子上来」。

「太好了皇上」。

陈颖一脸惊喜,「不过皇上,我今天来是还有很多事情想您禀报」。

「哎,你这人,也忒没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