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6章 乾陵驸马长子(1 / 2)

第6章 乾陵驸马长子

“恕在下冒昧,实在是在下来时的马车坏了,这大热天的......不知姑娘可否捎带我们一程。”

闻言,宗政梁松开扯袖袋的手,眼睛扫了扫前面停靠的一辆马车,只见马儿挣脱了缰绳早就不知所踪。

宗政梁审视的目光看向殷裴,殷裴似是有察觉,悄悄的直起身子,任由她打量,一双妖艳的桃花眼亮晶晶的盛满真挚,似乎是诚心求帮助。

宋显他之前还没明白自家爷为什么无缘无故的放走马,这下见爷拉下脸求助的可怜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立马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配合着。

“即使如此,就都上来吧。”她撂下帘子,准了殷裴的要求。

答应让这主仆两人坐顺风车,她有她的想法。

一来是齐云山如今没了阵法,一时半会留在这压根就不安全。

二来两人想必也是为了求医才来这,看男子毫无血色的脸就知道男子体寒虚弱无力,齐云山附近夜里温度低,若不早点离开,男子的身体应该受不了。

甫一上车,殷裴便坐落到宗政梁对面,而宋显则留在外面和成言坐在了一起。

殷裴笑了笑,打破寂静的空气,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小酒窝,醇厚清雅的嗓音在车厢内响起。

“此番还要多谢姑娘,不过像姑娘这般年纪,医术就如此有为,在下着实佩服,想来在下的病也是有了希望。”

宗政梁眉头一挑,有些意外,抬手倒了一杯清茶水推了过去。

“你难道就不怀疑我的医术?外面的人现在恐怕都是半信半疑,毕竟,迄今为止让医仙医治好的可只有乾陵太上皇一人,说不定是一时幸运呢?何况你又没见过医仙,就不怕我假冒医仙忽悠你?

“医仙既然能让耄耋之年的太上皇‘起死回生’,医术自然了得,这点是毋庸置疑。再说姑娘的医术刚刚在下亲身领会过了,还有什么值得怀疑,至于医仙的真面目,其实在下......之前是见过的。”

殷裴浅色的嘴唇轻轻蠕动,双手小心翼翼的捧起面前的青绿色陶瓷杯,一双漆黑深邃的黑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宗政梁,生怕错过她脸上的任何表情。

随后苦笑道,“姑娘许是忘了,姑娘第一个救的应该是在下。”

哈?

宗政梁听得云里雾里,她自己做的事为什么没有印象?难道是原主,不对啊,原主可不会医术,何况原主见过眼前这人吗?

仔细的端详殷裴的脸庞一番,宗政梁脑中似是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可惜,快的抓不住。

殷裴见宗政梁不相信,无奈的撩起袖子,一节过分白皙的胳膊立马露了出来,在昏黄的车厢内显得格外的突兀。

宗政梁骨子里没有古代女子的保守想法,此刻当然没有害羞闪躲。

“你这里怎么会有玄针留下的孔印?”

她凑上前,待看清胳膊上的三个红点时,下意识的抓起殷裴的胳膊细细摩挲。

九孔为深见髓,七孔为浅见骨,仨孔则是为了缓解病痛,一孔则止血,这正是她一贯的下针手法,世上独一无二。

殷裴但笑不语,颇有深意的看着女子紧抓着他的胳膊不放。

“咳。”宗政梁意识到不妥,佯装咳嗽一声,转移话题,“看玄针确实是我的手笔,你手上既有仨孔,应该是为缓解剧痛难耐而为之,但还不知你得了到底是何病竟然要用上三针?”

她伸出手在殷裴的脉搏处探了探,突然心头猛地一跳,“你竟然中的是母心连子毒!那你娘她岂不是.......”

殷裴闻言薄唇紧抿,俊脸微窒,忽而慢慢的拉下衣袖,又拍了拍衣服上的褶皱,语气不急不缓:“听姑娘这意思,可是这毒和我娘有关系?”

宗政梁坐回对面,身子贴着车壁随着马车的行驶一晃一晃的,思索一番才开口解释,“自然有关系,这种毒我也是最近一两年才了解点,所谓母心连子毒,当然是母子两人都中毒。这种毒一般都是种在女子怀孕三个月前,备孕的女子一旦服用,不怀孕倒还好,只要怀了孕,胎儿越大,女子的心脏就会越衰竭,”

“十月怀胎分娩后,婴儿会从脐带中带走母体内所有的毒素,而母体会因为毒素的突然拔出导致心脏不能获得血液的正常供应,一不小心承受不住就会暴毙而亡,当场死去,至于那个婴儿......”

“你的意思是我娘生下我就会死?”殷裴眼尾泄出一抹复杂,“如果我说我娘还活着好好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