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八章 华榷快要不行了

第八章 华榷快要不行了

天使王城,天使王华榷(华烨的老爹应该是叫这个名字吧?)就在这里上班,每天处理各种事情,不得不提一句,除了生出华烨这么个玩意儿以外,天使王华榷还算得上是一个比较合格文明之主。

“凯撒王,你今天来是有什么事情吗?我记得你不是回家看女儿去了吗?怎么,难不成是被你的宝贝闺女赶回来了?”

正在处理政事的天使之王华榷看到自己的老部下凯撒王出现,不由得调笑一下他说道。

凯撒对女儿的宠溺与惧怕天使王华榷是知道的,甚至整个天使文明的高层都有所耳闻。

“我王,老臣有罪啊。。。”快不走到天使王华榷的面前,凯撒单膝跪地突然就大呼自己有罪。

“这。。。你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就有罪了?先起来再说,你好歹也是个王,动不动就下跪成何体统。”看着凯撒王的动作,华榷有点懵了,不过还是连忙开口让他起来说话。

“王啊,老臣有罪啊,老臣惭愧啊,老臣动手打了华烨殿下,还请王治臣的罪。”凯撒王趴在地上也不起身就这么说道。

“哦?打了华烨?他欺负你闺女了?”听到凯撒王的话,天使王华榷眉头微挑问道,本是询问的话,却是以肯定的语气说出来的。

“啊,王你都知道了?”凯撒王有些呆愣的抬起头看着天使王华榷小心的问道。不应该啊,我这一路马不停蹄的赶回来根本就没有浪费任何时间,华烨都还在自己屁股后面吃气呢,怎么华榷就知道了?

“你的性格我还不了解吗,依着你的性子就算华烨那个小混蛋在你头上撒尿你都不会对他说一句重话,肯定是你闺女被他欺负了,不然你也不会动手,说说吧,具体是什么情况?”华榷摆摆手说道。自己这个老兄弟的性格自己还是了解的,华烨是自己儿子,他的性格自己更了解,这么一来还用问吗,不过,凯撒打了华烨,华榷还是比较惊讶的,不过并没有生气。

“是,王,事情是这样的。。。”凯撒将事情的始末告知华榷,不夸张也不隐瞒。

“这样啊,冯宇就是你之前想要替他申请升级三代的那个小家伙吧?”听了整个事情的经过以后,华榷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

“是的,不过他却拒绝了,好像对权利并没有什么兴趣,连一点事都不想管,这么多年了,臣好几次想提升他的职务都被拒绝了,不过,这小子确实是个人才。”凯撒低着头说道。

“你的意思是想保他?”华榷看着凯撒问道,自己儿子被一个小小的护卫给打了,说不生气是假的,不过确实是自己儿子有错在先,所以华榷还是想看看凯撒的意思,毕竟凯撒是自己的老部下了,又对自己忠心耿耿,更是掌控着整个天使文明大半的军权,必须要安抚好。

“毕竟冯宇也是为了臣的女儿,这么多年了,老臣也拿他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凯撒再次行礼说道。

“不过,我王若是想要收拾他老臣也绝不反对。”

“你这个家伙,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办,真的收拾了他我估计万年时间以内你怕是回不了家了吧。”华榷没好气的瞅了他一眼说道。

“算了,既然你拿他当自己孩子,那他跟华烨这就属于兄弟两个闹矛盾,让他自己玩去吧。”华榷摇摇头说道。

“你呢,尽快将这个一家人给我落实了,不然这个消息传开了我怕是又要焦头烂额了。”

“滚蛋吧,看见你这样子就烦,你也学学冯宇那个小子,华烨也算是你的侄子,以后好好教练他,我不在以后,你得替我看着他,别让他瞎搞。”

“王。。。”

“我自己什么情况我自己知道,好好记住我的话就行了。滚吧。”见凯撒想要说什么,华榷打断他说道。

之所以对于冯宇这件事就这么处理,华榷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整个天使文明唯有凯撒对自己最为忠心,华烨继位以后还要靠凯撒的支持才能坐稳王座,这个时候华榷肯定不会对凯撒做什么处罚之事。

“是,王,老臣告退。”凯撒只得行礼退了下去。

这件事情就算是这么过去了,华榷表示不会处理冯宇,说是让他们自己玩去意思也就是说交给华烨自己处理,能不能收拾的了冯宇,那就要看华烨以后的手断了。

。。。

凯撒星,此时距离冯宇打华烨这件事已经过去一年的时间了,冯宇跟凯莎却还没有回来。

“冯宇你这个白痴,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老娘已经升级三代了,等你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凉冰坐在冯宇平时最喜欢呆的红玫果树下,喃喃自语道。一年多没有见到冯宇了,凉冰还是挺想他的。之前虽然联系过了冯宇,也告诉他他打华烨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不过冯宇却并没有回来,说是有什么事情要处理,然后就再也没有回信了。

“我靠,不会是这个家伙带着凯莎私奔了吧。”突然凉冰好像想到了什么,猛的爆出一句粗口。

“你大爷的冯宇,你要真敢跟着凯莎私奔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还有凯莎,你要真敢跟我抢男人就别怪我不讲姐妹情谊了。”

凉冰就好像魔怔了似的突然自言自语的说道。

这么长时间了,通讯也联系不上,凉冰也出去找过他们几次,不过却没有找到。

“喂喂喂,小奶冰,能听到我说话吗。”突然凉冰的暗通讯接收到了冯宇的信息。

“我靠,你个死人,你还知道联系老娘,老娘还以为你死外边了。”凉冰直接破口大骂道。

嘴上骂骂咧咧的,眼眶里却开始有眼泪在不停的打转。

“呦,你这是什么情况?这语气怎么整得跟个深闺怨妇似的。”

“我不是跟你说了嘛,我有点事情要处理,这不,刚处理完就联系你了。”冯宇那贱贱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大爷的,会不会说话,赶紧给老娘死回来,立刻马上。”凉冰擦了擦眼泪大声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