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二章 奶萌的小受气包

第二章 奶萌的小受气包

“呀,红玫果,臭阿宇快给我我要吃红玫果。。。”

正在冯宇脑子里想着自己还记得多少种刑罚的时候,又一个奶萌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声音由远及近,不似小奶莎的那种糯糯的感觉,而是另一种清脆利落的声音,开始还是奶凶奶凶的,下一句便变成了惊喜音。

一个小小的身影嗖的一下飞了过来,冲着冯宇手里的红玫果就扑上去要抢。

看着扑过来的小天使,冯宇眉头微微一挑,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拿着红玫果的手微微一扬小天使就直接扑了个空,得亏了这个小家伙是飞过来的,这要是跑着扑上来这一下肯定要趴在地上了。

眼见自己没有抢到最爱的红玫果,小家伙立即止住身形转身再次朝着冯宇飞了过来。

“臭阿宇,本公主命令你,快点把红玫果交出来。”小家伙飞到冯宇跟前伸出一只肉嘟嘟的小手气呼呼的说道。

咔嗤~

只见冯宇对着手里的红玫果就是一口,一股独属于红玫果的香甜味道充斥着冯宇的口腔。

“小奶冰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一边嚼着红玫果一边冲着眼前的小家伙挑衅似的说道。

“啊啊啊~我的红玫果,臭阿宇,你还我红玫果,我跟你拼了。”看着冯宇的动作,小家伙直接气炸了,瞪着两只大眼睛气鼓鼓的喊道,挥着两只肉嘟嘟的小手在冯宇身上又撕又拽的,奶萌奶萌的,奶凶奶凶的。

动作凶狠凌厉,却毫不破防,冯宇一点事都没有,却反观打人的小奶冰却被冯宇身上的铠甲硌的小手都红了,眼泪不停的在一对大眼睛里打转,说不出的可怜。

冯宇却是毫无一点爱心的直接将其镇压,三下五除二几口吃完手里的红玫果,一手抄起小奶冰夹在腋下,另一只手对着她的金色秀发就是一顿蹂躏。

“小奶冰你不行啊,就你这小身板还想欺负我,多练练吧你。”在成功将小奶冰柔顺的秀发揉成鸟窝形状后冯宇这才满意的停下手说道。

“啊啊~死阿宇臭阿宇你又欺负我,快点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再不放开我我让父王打你屁股。。。”小奶冰疯狂的挣扎着喊道。

“你自找的,谁让你上来就抢我的红玫果,想吃你不会自己去摘啊。”嘴上这么说着,冯宇倒是听话的乖乖将小凉冰给放了下来。

天不怕地不怕就凉冰找凯撒,就凯撒王那个恋女癖晚期的家伙,对凯莎还好,对于凉冰那妥妥的女儿奴一个啊,之前就有那么一次,小奶冰直接冲着凯撒王打小报告去了,结果可想而知,冯宇直接被两个彪形大汉按住,由小奶冰亲自行刑,打了二十大板,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被一群一代二代的天使护卫围观指指点点的。

一想到这,冯宇就忍不住一哆嗦,看着眼前的小奶冰眼神不由得慢慢的变得诡异起来。

“你,你想干嘛,臭阿宇,你在欺负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看着冯宇越来越诡异的眼神,小奶冰有点发怵的后退了一步说道。

“对不起公主,是下臣冒犯了,还请公主责罚。”突然,冯宇收起吊儿郎当的模样,一脸严肃的冲着小奶冰单膝下跪行礼道。

眼见冯宇变得这么严肃,凉冰这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眼泪再次开始在眼睛里打转。

以前她的护卫每次见到她都是这个样子,动不动就行礼,动不动就道歉,平时一个同龄的小朋友都没有的凉冰早就厌烦了他们,唯有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姐姐,还总是管着自己,这不让干那不让干管的死死的。

可自从姐姐凯莎救回来一个没有翅膀的人以后就不一样了,这个人除了最开始的时候有点木讷,可慢慢时间久了才发现他跟其他的护卫完全不一样,不会向他们那样什么都不敢,他喜欢捏姐姐的脸,喜欢欺负自己,每次都惹自己生气,可凉冰却非常开心,总是喜欢找他玩,因为只有他不会管着自己,还不害怕自己,虽然总喜欢欺负人就是了。

这个人就冯宇,可是现在冯宇却突然变得跟其他护卫一样了,开始跟自己行礼,道歉。凉冰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不想冯宇变得跟其他护卫一样,那样就又没有人跟她玩了。

“好了阿宇,你就不要欺负凉冰了,凉冰都被你吓哭了。”就在凉冰快要哭出来的时候,在一旁看戏的凯莎这才用她独有的糯糯的奶萌声音说道。

“怪我咯?谁让她又想打小报告的。”冯宇也再次恢复原先的样子,也不跪着了,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说道。

看着冯宇又变成原来的样子,凉冰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刚才冯宇是在吓唬她。

“臭阿宇,打死你。。。打死你。。。又吓唬我。。。”明白冯宇是在吓唬她,凉冰气坏了,冲上来对着冯宇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是你先要打小报告的,你还好意思说我。”冯宇自然不会惯着她,也开始动手,跟凉冰你一下我一下的闹了起来。

凯莎则是笑眯眯的在一旁看着,时不时的啃一小口红玫果。

凯莎自然也很喜欢冯宇这样可以跟自己还有妹妹凉冰做朋友,虽然平时喜欢欺负自己跟妹妹,却也是真心关心她们。

平时很少见到自己的父王,母亲也在生下凉冰以后没多久就去世了,两人平时连一个玩伴都没有。

现在有了冯宇在,两姐妹不知道有多开心,自然不希望冯宇变得跟其他护卫一样。

“臭阿宇,以后不许再吓唬我了听到没。”一场战斗结束,小凉冰以胜利者的姿态坐在冯宇的身上,两只小手捏着冯宇的两只耳朵威胁着他。

“好,那你也得给我保证,以后不许找你爹打小报告。”虽然耳朵在对方手里,冯宇却依旧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你答应了我就不吓唬你了,不然我岂不是很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