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四章

第四章

素月当空,刘月夕躺在床上,思绪翻腾,这几日的冲击确实有些大,先是灵魂不知道被谁强行寄宿到了这具身体上,然后莫名奇妙的当了一众人的大哥,还有了美丽的妻子,一份前途未卜的机缘,虽然通过对月夕身前片段记忆的融合,把这一切操弄的还算顺遂,但是心里总是隐隐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我到底是谁,虽然他很肯定自己本来不属于这个世界,但是无论如何去回忆,都无法记起太多前世的记忆,只要月夕试图去想这些,记忆就变得迷雾重重。

一阵沁人的幽香打断了月夕的思绪,紫悦进来了,轻轻关上门,穿着银色的吊带睡衣,半倚着窗前条案,长长的眼眸半含柔情,鲜红的嘴唇微微仰起,白净的手臂在月光的照射下是那样的细滑,柔柔的长发垂落至腰下。

“过来。”他呼唤她。而她并未遵从,只是用手撑着条案打量着他,似有些俏皮。他哪里还经得住,走了过去。

“把窗关了”,似乎是觉得自己太过大胆,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他用双手搭着她的肩膀,二人的脸颊越离越近,他凝视着她的脸,她也抬头看着他,唇与唇的触碰,滑腻而甜美,又分开一会儿,她顺从的像一头小兽,而他更大胆的用指尖拨弄她的长发,甚至用手抓起一把闻着头发的香味,肌肤的亲近以及她湿热的呼吸让刘月夕深深的陶醉,随心所欲的吻,而后亲吻已经变成了更激烈的啃咬,她用力咬了他的手腕,他并不觉得疼,继续笨拙的摸索着,她发出一声轻轻的叫唤,用手将他的脸扳到她的胸口,他如同婴孩般享受着此刻的温存。

“月夕”她大声喊着爱人的名字,用手勾住他的脖颈,亲吻他,他们如胶似漆,一切向着注定的方向.

第二天,清晨,月夕醒来,伸了个懒腰,身边紫悦还在困倦的睡,若新婚夜般的折腾耗尽了她的体力,月夕轻轻抱住她亲吻她的肩膀。轻手轻脚的换上衣服,洗漱完毕,轻轻扣上房门,脚步轻快的走向厅堂,肚子确实是·有些饿了,刚跨进厅堂,桌上热腾腾的馒头米粥散发着香气,几碟各色酱菜摆放在边上,一位身着白袍的男子正坐在一旁,饶有兴趣地欣赏着月夕买来装饰厅堂的油画

“琳美大人,怎么有空光临寒舍。”月夕拱了拱手顺势坐下,正欲吃饭又觉不妥。看着油画的琳美突然冒出一句:“月夕先生不用在意我,尽管自用,等你吃完,我便与你一起查验交接巡狩赛您所得的物资”月夕其实早已明白他的来意,便不再客气,毕竟是自己家里,正吃着,琳美突然感慨:“这画的应该是龙栖树吧,显然作画的人没有去实地写生,应该是临摹别人的作品,画的虽像但缺了神韵。”月夕嚼着馒头“哦,大人对绘画之道也有兴趣,我是不懂的,愿闻其详。”琳美继续说道:“龙栖树高百米,坚硬无比,光秃秃的只有顶部才有浓密树冠,是坚硬的木器材料,但极难砍伐,又是成群生长,你可知作为行省的重要贸易物资,我们是如何获取原材的呢?”

“这我知道,每年的水季来临之前,龙栖树会拼命生长,结下许多的果实存储能量,待到水季来临,靠吸收果实的能量熬过弱光的水季。这个季节就会有胆大的流民爬上光滑的树顶,先摘取所有的果子,龙栖木得不到养分,质地会变软,只有这样,才能在不破坏木质的前提下砍伐木料,每年有很多流民靠此发迹,当然也会摔死很多人,不过正是因为这种强行的人为干预,龙栖木的果实才能获得远高寻常比例的繁衍.“常年混迹黑市,月夕对此当然熟悉。“那月夕先生觉得是龙栖木成全了流民还是流民成全了龙栖木呢?”琳美继续追问。“大人我吃完了,我们开始吧。”月夕并不想继续这个无聊的话题,和琳美来到院落.护送装备的侍卫已经等候多时,整箱整箱的物资堆的象一座小山,都是一些进暗质界探险必须的装备,其中较为贵重的要属共和国最新款式的那台星辰钟,有四个子针盒,子钟不论是感应距离还是使用间隔,都优于月夕原来的那台。一应物资查验完毕.重头戏来了,符文铠甲和符文武器。

翠房星和地球的文明有许多惊人的相似之处,但也有显著的不同,在地球,人类依靠科技征服了陆地海洋天空甚至向宇宙进发,但是早期翠芳星的人类只能生活在星星点点的安全岛上,依托世界树结界树的庇护才能存活,占这颗星球80%的面积其实都属于暗质界,高重力,完全混乱的电磁场,还有妖兽,以及传说中的龙,使得人类对星球的开发举步维艰,据月夕的记忆,在100多年前的罗梭帝国时期,每到水泽二季,因为无法使用电,底层的贱民甚至是自由民都会大量的饿死病死,加上妖兽会乘机跨过龙栖树带袭击人类的村庄,帝国的贵族把持着世界树以及由灵能观想发展而来的圣堂科技,根本不顾底层人民的疾苦,不过到了帝国最后一任女帝弥乐美时期,几项划时代的发明得到广泛应用,革命性的改变了整个世界,尤其是米特罗金属的发现和成功提纯,这种奇特的金属对暗物质有着无与伦比的亲和力,由此基础发展而来的符文科技大兴其道,从最早的符文武具,到后来发展燃油技术而来的动力战甲,乃至集符文和圣堂二大科技结晶的最终战斗兵器电气骑士的应运而生,正式拉响了旧制度的丧钟,月辉历23年,红骑士团和部分开明贵族发动起义,电气骑士的压倒性恐怖力量在短短10天内推翻了整整统治这片土地1000年的罗索帝国,汉玉龙共和国正式成立。@

二个近二米高的柜子从四面掀开保护板,二具精美绝伦的符文甲呈现在眼前,“山熊Ⅱ型和大地龍型各一具,以及配合使用的盾錘武器和雙手劍,骨架是T2000型合成纤维管,全身采用包覆式编制法织就而成,关键部位镶嵌了米特罗金属片,篆有相应金系雷系风系普通符文,配合相应的符文武器,可以大幅提升基因武技的战斗力,整具战甲重100斤。“琳美耐心的向月夕介绍二副武具的基本属性。

月夕是第一次看到符文装甲,完全是个门外汉,只是不住的到处看看摸摸,眼中射出痴迷的光芒,咧着嘴傻笑,听到琳美的解释只是不住的点头。琳美意识到月夕可能是第一次看到符文战甲,试探性的问道:“月夕先生,您的基因武技是什么,偏风刃还是裂地斩,我要提醒你,山熊是军队制式甲,只适合于裂地斩武技路线,大地龙型适合风刃武技路线,对于别的武技,效果很有限,请问刘先生要试用哪套符文战甲呢?“这言语如晴天霹雳,字字诛心,月夕彻底凉了,欲哭无泪啊,刚还满心欢喜,跃跃欲试。这么帅气的铠甲,我居然自己提前放弃了,脑子肯定是让门板挤了,才会去选那个什么破针,现在连后悔都来不及了,这可是军队出品的符文甲,有钱也未必买的来的,天啊,我都干了什么,神啊,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看到月夕一个人蹲地上碎碎念,琳美误以为是刘月夕伤没好,不好意思明说。这个娘娘腔倒是通情达理,一边脱下白袍子一边对月夕说:“既然刘先生有伤,那就由我来示范一下符文武具的使用方法吧。”说着把袍子递给了手下,又一次让月夕震惊了,这是二人第二次见面,但琳美留给月夕的印象并不好,一个娘炮而已,居然有着如此完美的身躯,雪白修长的肌肉是如此的富有力量,左肩纹了一个花环,中间是一窜字符,巴拉克。看月夕盯着自己,琳美掩嘴笑道:”刘先生这样看着,我可有些不好意思了。“月夕知道自己失礼,很不好意思的那头扭了过去。琳美笑的更乐了,继续说道:”我是风刃型基因组合,只能演示大地龙型,献丑了。“在侍卫的帮助下,琳美穿上战甲,站了起来,熟练的提起双手剑,示意周围的侍卫保持距离,对月夕说:“先是最基础的大风车和六斩,看我的步法,手势,注意手腕,开始我会慢一点."说着挥洒长剑,一剑又一剑,动作规范,步法娴熟,毫无迟滞,速度越来越快,月夕越看越吃惊,暗暗数了一下,一秒四剑,惊人的速度。

琳美停了下来,又说:”前面是热身,双手剑的风系符文运用比较单一,只有斜一道、横一道,斩一道剑芒,虚招不多,不过都很实用,尤其是面对众多低阶的敌人,如能灵活运用,能在乱战中保存自己,重创高价值目标,你们几个,一起上。“护送的侍卫听到琳美的命令,都有些迟疑。“我会留手的。“琳美说完盖上面甲,走到了场地中间,十几个侍卫从不同的方向同时接近琳美,显然是有些配合的,琳美快速移位,打乱了侍卫的包围,突然发难,一个鞭剑打落了一位突前侍卫的武器,场面顿时混乱,琳美抓准时机,拖剑扭身发动风刃,向一侧横斩,侍卫早有准备,几个人默契的提剑合力抵挡,没想到这只是琳美的虚招,剑峰刚划过一半就被琳美收回,一股气浪吹向准备防守的几名侍卫,暂时封锁了几人的行动,电光火石之间,琳美抓准时机,借收剑的惯性以匪夷所思的速度连退三步,正好站在了一个绝佳的攻击位置,风刃,一道绚丽的剑芒,所及之处的侍卫被剑芒带起的气浪震翻,五米外的一块黑耀石直接斩断,切面光滑如镜。”

这一剑是如此的华丽,月夕下意识的不停鼓掌,他有些后悔,但更多的是兴奋,原来世上还有这样的战技,月夕也是常年打拼的狠角色,不过和琳美的剑技比起来,也就是个流氓斗殴的水平。琳美走到月夕身边,推开面甲,说道:“粗浅技艺,不值得刘先生夸赞,与敌对战,时机的把握才是最重要的,刚才我模拟的是初级基因觉醒下符甲在暗界所能发挥的效用,符文甲只有在暗质界才能发挥其效用。有一件事要特别提醒刘先生,我们生活的安全区暗质暗能都很稀薄,暗质界就不同了,符文甲在暗环境下,理论上来说只要米特罗金属不过热烧毁,就可以无限使用符文能力。形象的说只要穿着符甲,进入暗界你就会有变成超人的感觉,在风雷符文的作用下,你甚至会觉得自己能飞。但是千万要小心,每套符文甲都有精密的温度测定仪,请时刻关注温度,一旦越过六十度的初级觉醒红线,无论如何请停止使用符文力量,不然你的基因会奔溃的,这是铁律,请谨记这一点。

我这里有一本个人的笔记,是我这些年的心得,以及一些基础的符文知识,一并送于刘先生了,先生前途远大,日后去了望京城提升高级基因觉醒,我建议刘先生请一位先导者协助你选择最优的基因武技,初中高三阶基因觉醒只是符文武士修炼的开端,也是基础,决定了你以后的走向,在选择上请务必慎重。我停留在高级基因觉醒阶段好些年一直止步不前,就是因为当年选错了方向,望刘先生能引以为戒。这里还有一把破甲符文剑和一把符文匕首,是保民官特意交代在下赠与刘先生的,我想刘先生应该用的上。铁蹄牛和陆鸟需要专门的饲养场所,等刘先生准备好了,可以去官办的天青草场挑选,六头陆鸟,十头铁蹄牛,这是开发局的凭据,请刘先生收好。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还有事,先走了。“琳美说完正准备走。

月夕觉得有些愧疚,又套近乎的关心了一句:”听说大人不日就要升迁了,恭喜大人。“听到这话,琳美似乎有些失落,只是淡淡的回答:”换一个同样不喜欢的地方而已,没有什么不同,我想去的地方,算了,不说了,刘先生后会有期。“

看着随大队人马离去的琳美,月夕有些后悔,琳美无缘无故的向月夕示好,让他颇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可是怎么想都不明白其中缘由,他不会是喜欢我吧,哟,好可怕,不过战力是真不错,高级基因觉醒武士,可惜了,若是有他相助,对付张王二家会多一份胜算,人不可貌相啊,以后还是要找个机会套套近乎。

月夕想着想着回过神来,又看到二具符文战甲,更郁闷了,然而并不死心,知识就是力量,忙抓起琳美留下的笔记,寄希望能找到挽救的办法,翻看了半天,月夕基本得出结论,好坏参半,坏的是这两幅甲他是完全没戏了,风刃和裂地斩几乎是初级基因能觉醒的最大概率的武技。有些特殊的初级武技也有记录,强的也有,但是翻遍整本书,月夕都没有找到针的记录,琳美主要写的是风刃的运用以及和裂地斩的配合使用方式,看来这位琳美大人,很可能是军队出身。看来还是要找个懂的好好问问基因藤树的事情。

“哟,这就是符文战甲吧,太帅了,月哥,我能试试不。”溜子从外头走了进来,“不行,基因觉醒了才能使用."月夕有气无力的回答道。“哥,你没事吧,就我一人,不用装病。”

“我没事,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月哥,药剂的事情办妥了,刘瞎子那里,他答应了,不过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要加钱吗?"月夕皱了皱眉头。溜子忙摆了摆手说:“这到不是,他希望和月哥你见一面,仅此而已”

“嗯,要见我,我和他并无交情啊,不一直是你联系的嘛,有说什么理由不?”溜子摇摇头。"我知道了,这事你先放一放,我会去的,溜子你先叫点弟兄把这二套符文铠甲送到铺子里,再去阿勇那跑一次,明天你和他带上几个弟兄去天青草场,把陆鸟铁蹄牛领回来,让阿勇抓紧了,如果可以就抓紧基因觉醒吧,那,这本笔记也给阿勇,大家都学学,我看过了,咱们以前都是瞎胡闹,等去了飞地,刀子,大头陈,胖子,阿勇四个觉醒的,都试试,谁觉醒的武技合适,甲就归谁使用,特别是刀子,我们几个里面就属他最有战斗天赋,笔记上记载的应该最适合他。“

“啊呀,我去,这太诱惑了,月哥,要不我也试试看觉醒吧“听到这条件,不怎么打架的溜子也心动了。

”行啊,没稳定剂,觉醒药剂我给你出,去试试不。“月夕淡然道

”月哥,你偏心,阿勇咋就能用稳定剂呢。“话到这,溜子不干了。

”唉,你说说你,哪次去干架,你敢上的,是耍的时候吗?“月夕有些不耐烦

溜子想了想,觉得也是,不过突然又笑了,贼兮兮的对月夕说:”哥,你自己咋不留一套啊,你可是早就觉醒了的。”

这话直戳心腰子啊,月夕一时不知该如何掩饰。

“啊,我明白了,月哥,你的武技不对路是吧,不对啊,我们月哥啥人啊,咋会不对路呢,不可能啊”

“够了吗,嘚瑟了是吧”

“没有,没有,就是感同身受而已,别伤心,哥,你看我也没有,不也好好的”

“滚”

“哦,哥,真还有个事,铺子里守着子钟的二位姑娘抱怨了,说都好几天了,啥时候能出密室,人都快臭了。”

月夕笑了笑,说:“让她们再忍忍,她们现在很关键,等事情结束了,我给她们记大功,溜子,看来我们得抓紧啊,一台钟不够,得想办法把这台新的也送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