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正文 【程威的小屋】(1 / 2)



【程威的小屋】。

作者:橙子色色。

2018/7/25。

字数:12982。

程威起身收拾书桌的时候,放学的铃声还未响起,但他已经有点急不可待了。

四盏吊扇晃晃悠悠地转着。窗外的斜阳被一层薄薄的紫红色云彩笼住,已然

没有多少力气照进这间教室。前排二十张桌子疏落整齐的摆放着,密密麻麻的习

题和试卷竖着或横着堆成一排,远远看去就像黑压压的一堵墙。此时此刻,伏在

墙后的一张张脸依旧紧盯着手里的试卷,没人去理会头顶那些铁皮吊扇传来一阵

一阵的吱呀声。

也许他们都听不到吧,他轻笑着摇了摇头,随手把最后一支笔收进笔袋。这

时,走廊上响起了一阵悠扬的音乐,接着又是一阵女声:「下课时间到了,老师您

们辛苦了!」 这段下课铃,没有人比程威更熟悉,他从初一听到了高二。

程威轻轻地搬开凳子,尽量不发出声音,快步从教室的后门溜了出去,见到

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嗨,走吧!」徐璐对着程威微微一笑,一转身便轻快地走在了前面。

程威跟上去时,又回头看了眼教室,沉闷的教室里依然不声不响,尽管下午

最后一节课已经结束,但是大多数人依然在埋头奋战,没人愿意过早地离开。程

威觉得自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程威尽量和徐璐保持着一个身位的距离,毕竟是在学校,时刻都会遇见认识

他们的老师。尽管他们并不是所谓的情侣,但还是要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和猜疑。

他们就这样一前一后地朝着职工食堂走去。职工食堂只对学校的教职工及其家属

开放。徐璐的妈妈正好是这所学校的老师,而程威的一个远方亲戚也在这里任教,

托着沾亲带故的关系,程威也拿到了一张职工食堂的饭卡。于是,从高一开学那

天起,程威和徐璐就在这里认识了。

和乱哄哄的学生食堂不同,职工食堂清静地坐落在远离教室与宿舍的一角,

要到达这里,一路上要穿过这所学校最古老的校区。一条水泥路顺着坡向下游蜿

蜒而去,说是水泥路,常年却湿漉漉地,表面坑坑坑洼洼的,小小的坑洞里露出

雨花石的痕迹,周围长出鲜绿的青苔。路的两边是两米高的花岗岩壁,岩壁之上

沿着这条小路长出了一排高大的乔木,把小路常年笼罩在一片荫绿之中。若是遇

上下雨的天气,丝丝细雨穿过乔木茂盛的顶冠叶层洒落下来,枯黄的叶子也会随

之打着转儿飘落而下,把小路铺成一片金黄。岩壁后面的山林更是郁郁葱葱,徐

璐告诉程威,那是学校以前为了参加评级和培养学生参加生物竞赛而特地建的生

物园,如今不知荒废了多少年月。

站在这里往小路的尽头看去,一座红瓦白墙的小房子安静地坐落在那里,那

就是职工食堂,也是程威第一次见到徐璐的地方。徐璐一路在前有说有笑,程威

打量着眼前这位欢快又洒脱的女孩,大约一米六四的身高,空气刘海和短发配合

着微圆的脸颊,上面雕刻着精致的鼻梁和单薄的嘴唇,灵动的眼睛忽闪忽闪的。

如果涂上口红,一定很惊艳吧,程威止不住地遐想着。这条小路非常安静,附近

那些老旧的教学楼和宿舍已被迁走,只有这些葱郁的树木留在了这里。此时此刻

徐璐穿着牛仔短裤,那两条白皙匀称的腿不羁地迈着,说到兴奋处还不时蹦跶两

下,偶尔又倏地一转身,歪着头问问程威的意见。走在徐璐身后,听着她时而抱

怨课业的繁重,时而埋怨老师的严苛,时而又眉飞色舞地聊起班上的八卦,又有

板有眼地说起自己爱上的韩星…程威大多时间只是笑着倾听,心里却感觉格外的

悠闲与放松。

高二的课业已经非常紧张,但程威却提不起半点精力,他每次待在教室都感

觉到无比压抑,心里又急切地盼望着下午放学时刻的到来。别看徐璐有点大大咧

咧,她的成绩一直很好,月底考试她总能挤进理科前二十名,顺利留在理科零班。

理科零班的作业虽多,但是意外的是他们的老师并不拖堂,不像程威所在的文科

班,拖堂实乃家常便饭。所以不出意外,徐璐每次都会在教室外的走廊上等他,

这已经成为了他们之间不用说破的默契。

徐璐的父母并不干预她的课余生活,尽管学校三令五申严禁带手机入校,她

依然我行我素,在自习课上用手机偷偷看起最流行的耽美小说,周末回到家又会

锁起房门玩起仙剑游戏。程威的成绩远不如徐璐,所以在高一分科时选择了文科,

尽管如此,在这所重理偏文的学校,程威在文科零班里也只能名列中游。文科的

进程很快,仅仅过了高二第一个学期,所有新的课程便已结束,老师日复一日带

领大家复习,炒起了剩饭。这让程威提不起半点兴趣,他虽然坐在最后一排靠窗

的位置,但是这间教室却像一道密不透风的墙,给他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好在徐璐的存在减缓了程威的压抑,她源源不断地向程威提供那些课外的信

息,从热炒的明星八卦到热议的时政新闻,尽管程威偶尔也尽力从课外杂志里了

解一下外面的世界,但是对于住校生来说,杂志中呈现的世界实在过于太狭小,

看着徐璐谈天说地时那洋溢的神情,程威无比地羡慕。依照学校规定,住校生只

有每个周六的下午才能离校,没有自行车的程威自然不能离校太远,只能托人帮

他带一些《意林》或者《知音漫客》。

在徐璐叽叽喳喳没停的谈笑间,两人已经步入食堂打完了饭菜,他们在最远

的一个角落相对而坐,食堂的人不多,大多数老师都选择回家自己做饭,只有一

些青年教师和她们这种教职工子女才会来到这里吃饭。看看周围没人,徐璐一落

座就绘声绘色地讲述起她最近又看了哪篇腐文。不出所料,又是一则歪曲历史的,

公子小白和公子纠相爱相杀的故事。别看徐璐这小妮子是个理科好手,但她也喜

欢历史,时不时会向程威讨论一些历史故事。

其实最开始,程威并不知道腐文为何物,直到徐璐一脸坏笑又神秘兮兮地讲

起了腐文的内容,程威才半咋舌半反胃地听懂,那是描写男同性恋之间的色文。

他依稀记得第一次小心翼翼地问起徐璐,腐文里两个男人怎么搞在一起时,徐璐

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靠在他耳边低声说「傻啊,当然是菊花啊!」。等到程威瞪大

眼睛反应过来,徐璐已经笑到筷子都拿不稳,可惜食堂里不好发作,一口饭含在

嘴里快要喷出来。程威只能叹息一口,无奈地摇摇脑袋,不知为何也觉得好笑,

跟着徐璐一笑起来。

现在听徐璐说得多了,倒也习惯了,虽然根本不接受同性之爱,但是自从徐

璐和他聊起过腐文,程威的胆子也渐渐大起来,他们之间的话题也自然广泛了很

多。有时自然而然就涉及到两性那些事儿,聊起这些,程威才有了施展拳脚的空

间,徐璐虽然还是会羞涩,但是如果四周没人,她多半还是会趴在程威的耳边悄

悄地回答,徐璐的坦承让程威有一种既惊讶又心动的感觉。

徐璐说着公子小白和公子纠缠绵悱恻的故事,程威忍不住打断她,「得了吧,

男性和男性天生就不是不会相爱的,我看到男生完全硬不起来」。

「唉,话说你们硬起来多长算是正常啊」徐璐靠近来小声问道。

「嗯,别人我不知道,反正我的是15厘米,我自己量了的」程威笑着扒了

口饭。

「滚,我又没问你」徐璐嗔骂一声。

「你想啊,那么粗长,捅进菊花,哪会舒服啊,不会痛死么,所以说啊小说

里都是骗人的」。

「第一次被捅进去,肯定要躺着休息几天,一般人都会发烧的。后面习惯了

就会迷恋上这种感觉」没想到徐璐居然认真地回答了起来

看着她认真的样子,程威差点笑出声,「噗,还迷恋,你怎么了解的这么详

细,还知道会发烧」。

「废话,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嘛,这些内容,小说里都写了的」徐璐倒

也不掩饰。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饭也吃得差不多了。程威起身帮徐璐端起餐盘,

递到了餐盘收集处,随后就跟着徐璐逛起了这片老校区。

一边走着,程威忍不住揶揄起来,「想学历史,就转来都我们文科班吧,你

们这些腐女啊脑子里都想一些有的没的,都不符合真实的历史。你看的那些小说

都是瞎编乱造」。

徐璐显然有些不屑「切,我还不知道你们想的是什么吗,你们男生都是想那

些色情下流的东西,我看的耽美虽然不是所有人都接受,但是他的爱,唉…说了

你也不懂」。徐璐说完倒也不生气,一转身就凑到程威跟前,盯着他的眼睛认真

地问到

「程威,问你一个问题,你们男生都会撸管嘛?」。

程威被她的直率下了一跳,一时愣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徐璐好像看懂了他一般转身跳开,「好了,不用你说,我已经知道了,哈哈,

你们男生啊就没有一个纯洁的」。

程威一时陷入尴尬,脑子里反复回忆起自己脱光了衣服偷偷躲在宿舍的浴室

撸管的场景,他赶紧甩了甩脑袋,缓了缓神,跟上徐璐,在她背后喃喃说到「我

昨天刚看到杂志上一篇文章,有人在中山大学做过一份调查,说被调查的85%

的女性都有过自慰经历」。

徐璐并不接话。程威见状也不多问,只是凑上前和徐璐并排走着,时不时扭

头看向徐璐。徐璐装作没听见的样子让程威既感到好笑。终于在程威第四次看向

徐璐的时候,徐璐不耐烦地站住了,眼睛恨恨地看着他,盯了几秒,还是没把话

说出口,只好重重地哼了一声。

程威赶忙圆场,「啊,其实那个,女生自慰是很正常的,而且那个报告里还

说男生自慰的比率比女孩子大多了,你们班那些学霸背地里肯定都撸过管的」。

徐璐没理他,自顾自地走着,突然又转过头看住程威,「你们男生自慰一般

都想些什么啊,看到漂亮的女人就开始了么」。

显然徐璐并没有对他的无理怀恨在心,程威赶忙解释到,「也没有你想的那

么简单啊,至少也得见到性感女人的画面吧,或者是看黄书或者意淫心仪的女孩,

才会有性冲动的」。

没成想,徐璐一双大眼突然狡黠地一转,「那你心仪的女孩是谁啊,不会是

那个宋某某吧哈哈」。

程威当然知道徐璐口中的宋某某是谁,他们文科零班只有一个姓宋的女孩,

宋楚涵,那是一位美女,高挑匀称的身材,白皙如脂的肤色,优雅大方的气质,

为她赢得了班花的美名。

程威看着徐璐,认真地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唉,我不喜欢她,我知道很

多人都觉得她很漂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和她总有些说不清的隔阂」。

看着徐璐有些错愕的看着自己,程威忍不住解释到,「我和宋楚涵初中就是

一个班级的,初中时就已经很多人暗恋她,我承认我曾经想接近她,但是后来我

发现我和她找不到聊得来的话题,她是个很孤傲人,和她说话总让我尴尬,我也

无法像某些帅哥一样逗她发笑,后来我就放弃了,虽然我自认为是个还算开朗的

人,但是毕竟我这辈子也不可能与所有我遇到的人都能聊得来。所以遇见像你这

样可以无话不谈的朋友,我很珍惜」。

徐璐睁睁地看着他,程威咽了咽口水,不知哪来一股勇气,抓住她的一只手

臂,看着她说,「徐璐,其实我觉得你,真的,很漂亮」。

也许是第一次被人这样表白,徐璐突然有些促狭,不知道该回应些什么。暮

色已有些暗,周围只有虫鸣的声音,徐璐没有去挣开他的手,她看清了程威的喉

结在轻微地蠕动。徐璐似乎明白了什么,许久,她缓缓地呼出一口气,仿佛做出

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望着程威轻声对他说,「你跟我来吧」。

程威跟在徐璐的身后,一路无话,他不知道刚刚的话起到了什么效果,尽管

他说了徐璐很漂亮,这句话对于高中生来说,或许已经有些直接了,但是程威毕

竟没有挑明他喜欢徐璐,他知道如果一个男生不挑明了对女孩说我爱你三个字,

女生还是可以装傻般的不闻不问糊弄过去的。这一路上程威都有些忐忑不安,他

在思考着是否要对徐璐更加直白地表白,他知道现在的徐璐对他而言是个非常重

要的朋友,他很享受每天和她待在一起侃天侃地的时光,但是若问程威是否真心

喜欢徐璐,程威自己心里也没了答案。

程威就这样跟着徐璐,沿着老校区的一条小路东走西拐,来到了一座小小的

两层小屋前,小屋的位置很隐蔽,四周都是已经废弃不用,急待拆除的老教学楼

和实验室,平时很少有人会经过这里。程威知道,这座小屋以前是给新来的年轻

教室安置住宿用的,位于老校区和新校区的中间,紧贴着一堵围墙而建,围墙的

外侧就已经属于校外区域了,而围墙的这一侧除了这间小屋,还栽种了两丛青翠

的竹子,爬山虎从底下绕着围墙爬上小屋的一面墙壁,让这里显得有些清幽。

程威跟着徐璐上了二楼,二楼一共有着两间对门的居室,房门是九十年代建

筑常用的木门,如今显得有些斑驳掉漆,徐璐走向左边一侧的房间,掏出一把钥

匙打开了木门。程威跟着进去,里面是一间四十平米的卧室,摆设非常简洁,靠

墙的一侧是一张宽敞的床,床边就是一张书桌,书桌上摆了几本书,紧邻书桌的

是一间镶有试衣镜的衣柜。从床上铺得干净整洁的床单和被褥来看,显然有人住

进了这里。

「我中午就在这里休息,离家太远了我懒得回去,而且我妈也懒得做菜,她

每天中午都去我舅家蹭饭吃,所以我干脆让她在学校里给我弄了间临时休息的宿

舍」。徐璐一边解释着一边弯着腰背对着程威在衣柜里翻腾着什么。徐璐穿着牛

仔短裤,此时她弯腰崛起的屁股正对着程威,程威不动声色地欣赏着。徐璐的屁

股蛋儿小巧圆润,有着少女一般的紧绷感,被热裤包裹的屁股下面伸出两条白腻

的美腿,此时此刻显得纤细欣长,程威得到眼神顺着美腿再一次往上扫去,这一

次停留在了双腿之间,屁股蛋儿之间的位置,那里会是什么样的景色呢?可惜徐

璐两瓣紧紧的屁股只把牛仔裤夹出一道缝儿,尽管如此,程威依然感觉到这道深

深的缝儿正透露着丝丝的热气,如果这种热气再蓬勃一点,随时可以把程威心里

的一团热油点燃,程威知道自己此时的想法有一丝邪恶,然而他愿意让这种想法

肆意地在大脑里驰骋,他甚至想到了让这种想法占据他的大脑,带领他在徐璐的

身上疯狂地驰骋。

徐璐并没注意到身后程威的变化,她弯腰收拾了一阵,随后她拿起一套衣服

就往里间走去,嘴里一边招呼着程威先坐一会儿,一边说着她要先洗个澡。程威

这才发现这小小的卧室居然还有一个独立的浴室,看着徐璐走进去的身影,程威

有一种想跟过去的冲动,一想到这,程威心中的一团火热燃烧到了下腹部,他突

然感觉到下体勒得慌,低头一看才发现下面那根物件儿已经将裤子顶的老高,而

且还有越来越膨胀的趋势,仿佛在无声地抗议着程威没能将其及时释放出去。

程威再也坐不住了,他极力平复着不平的心跳和紊乱的呼吸,深深地吸一口

气,脚却好像不听使唤一般向着浴室的方向迈去。他勾着身子,竖起的鸡巴简直

快顶出了血,他涨红了脸,终于艰难地挪步到了浴室前。浴室的门上镶着哑光玻

璃,隐隐约约透出徐璐的身影,虽然只是一抹深色的轮廓,但程威还是觉得这个

影子无比的曼妙,程威紧张地注视着这一轮绰约的身影,那一刻他仿佛看到了徐

璐全身赤裸地站在那里,徐璐也好像注意到了他,有些羞涩的朝他看去。正在程

威努力遐想之时,浴室的门突然开了。

不像程威想的那样全身赤裸,但此时此刻的徐璐已经足够让程威热血沸腾了,

她一身黑色的内衣衬托着洁白干净的皮肤,黑色乳罩拖着略显娇小但挺拔的乳房,

苗条的两腿之间维系着一条黑色的内裤,乳罩与内裤的表面都镌刻着淡淡的蕾丝

纹路。程威的喉结又忍不住蠕动了,他想起了自己刚刚对徐璐说过的话,他提起

一口气又缓缓呼出来,掷地有声地对着徐璐。

「璐璐,你真的很漂亮,我……我喜欢你」。

听完程威的话,徐璐却好像一点也不惊讶,只有她脸庞两侧淡淡的绯红诉说

着她的娇羞。徐璐感觉到对面投射而来的炽热欲望,她只是迅速垂下目光,伫立

在那里,既没有言语也没有逃避。程威意识到了她的意图,他默默地站起,突然

伸手抱住了徐璐,不出所料,徐璐没有拒绝,只是程威的手按在了徐璐滑腻的腰

上,却突然不敢移动。程威有点惊讶于徐璐的镇静,直到他感受到怀中女孩怦怦

的心跳,这才知道她与自己一样的紧张。程威做了几个深呼吸,平复着粗重的喘

息,她将徐璐轻轻抱起放在床上,他已经意识到这件事上,作为一个男生,他有

点缺乏主动了。程威终于压上去,闻着徐璐的体的悠香,他作势要吻上徐璐的娇

唇,徐璐却把脸闪过一边躲过了,程威并没有着急,他继而轻吻着徐璐的脸颊,

密匝的吻落在徐璐脸颊一侧,随后又一路下滑到香腻的美颈上,徐璐的锁骨凹凸

有致,很美很性感,尽管曾经有过看黄片的经历,但是程威并没有经历真实的性

爱,傻子也知道像A片里那样的做爱是不可取的,尤其是对待初次的女人身上。

程威的手不停的搓揉着两只挺立的乳球,他已经在徐璐的脖子和脸颊一侧停

留了好久,他迫切地想要将胸前两只奶子含入口中,正当他一路下滑准备动手拆

去碍人的乳罩时,徐璐突然弓了弓身子,两只纤手伸到背后,解开了乳罩背带,

两只饱满鲜熟的美乳就这么主动地喂食般挺向了程威,圆鼓鼓的奶子上,淡淡的

乳晕,小小的乳头呈现粉红色,像两只水蜜桃。尽管这已不是程威第一次看到女

人的奶子了,但是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一位少女的奶子依旧让他有点兴奋不平。同

时程威更是感到有些点惊异,他吃惊于徐璐的从容淡定,按照程威的设想,或许

这不应该是一位初夜少女应有的主动。

「我第一次,你轻点」,徐璐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她轻轻喊着,随即又像

含羞的少女一般闭上眉目,把头侧到一边。程威轻柔地将左边那只乳房含入口中,

他尽量长大嘴唇,一包裹上柔软的乳肉,舌尖便贪婪地舔舐着娇嫩的乳头,在乳

晕上抵舔着,挑拨着,转着圈儿,随即上下唇又一紧缩,只将乳晕那部分吸住,